大家都没怀疑牛小强作弊,笑着打开了房门,莺莺燕燕的鱼贯而出。

到最后屋内只剩下了牛小强的四个姐姐,牛小强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脸尴尬的问道:“你们该不会还想像以前出嫁那样,在我的脸上盖章吧?”

每次牛小强的姐姐出嫁,几个姐姐都会亲他一下。牛小强刚开始的时候还会反对,后来一看反对无效,他也就认命了。

四个姐姐嬉笑着点点头,然后再牛小强的极度尴尬之中,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印记。

随后牛冬香笑着开口道:“走吧,我们带你去见见你的新娘子吧。”

牛小强跟着四个姐姐走出房门,刚一出来他就看到了身穿大红色长裙的王小霜正站在三楼的客厅里,她的身边围了一圈伴娘。

伴娘们一看牛小强出来,立马把手里拿着的花篮里面的花瓣挥手洒向空中。一时间三楼的客厅里下起了一场花瓣雨,充满了温馨而又浪漫的气氛。

牛小强当着伴娘团的面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硕大的红宝石戒指,单膝跪在了王小霜的面前,然后一脸真诚的看着王小霜的双眼:“小霜,请你嫁给我吧!”

王小霜眼眶微红,一脸幸福的表情点点头。

牛小强立即把戒指戴在了王小霜右手的无名指上,然后背对着王小霜蹲了下去,嘴里自嘲道:“猪八戒要背媳妇喽!媳妇,赶紧上来吧!”

众人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在一片欢笑声中,王小霜趴在了牛小强的背上。

伴娘团的人见此情景,纷纷披上了厚厚的狐皮披风。这条披风可不便宜,即便牛冬香是找于思梅帮忙定制的,但购买原材料和制作的成本依然超过了每件两千五百块,穿上它不能能够保暖,还可以遮住伴娘们性感的娇躯。

小清新私房粉嫩美女街拍图片

穿好披风后,大家簇拥着新郎和新娘一起下楼。

按照凹山的规矩,伴郎前来接亲的时候是要带着礼品的,比如说猪肉、鸡肉之类的肉类,还有家电等贵重物品。

作为回礼,新娘家里也会准备诸如棉被、痰盂等生活用品。

具体的礼品根据双方的经济实力来决定,有钱的多少会将就一下排场,多送点东西。

牛小强和王小霜结婚的时候却没有送礼品,而是直接送钱。

首先是牛小强给王小霜的爸爸王富贵送的超级大红包,牛小强背着王小霜来到一楼的时候见到了王富贵和王翠莲,他首先把王小霜放在车子的后排,然后从谢军的手里接过了提前准备好的一个红色的包裹,恭恭敬敬的递给了王富贵。

这个红色的包裹里面装着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的现金,单单这笔现金,就把其他结婚的人给比了下去。

大家都知道牛小强很有钱,因此对此并不感到意外。牛小强送这么大的红包也只是图个喜庆,绝对没有显摆的意思。

王富贵除了给大女儿准备了棉被等床上用品外,也准备了陪嫁的大红包。

他首先把牛小强的红包手下,然后从王翠莲的手里接过早就准备好的一个红色包袱,把包袱递给了牛小强。

这个包袱里面装着十六万六千六百六十六块的现金,虽然比不过牛小强的红包,但在出嫁闺女的人家当中,也能算是头一号了。

牛小强并未客气,他直接把包袱转手交给了负责帮她现场收红包的牛冬香,然后恭恭敬敬的跟王富贵夫妻打了声招呼,这才转身坐在了王小霜的身边。

王小雪也站在一旁,根据本地的规矩,她今天是不能跟着姐姐一起去姐夫家里的,只能待在自己家中。

王小雪有些感慨,看到姐姐一脸幸福的表情,她不禁也开始憧憬着自己的婚礼。

不过王小雪知道自己是没办法举办婚礼的,因为她的选择跟其他女人不一样。

客套一番后,牛小强在众人的注视下关上了车门,然后豪华车队在镇上绕了个圈子,从另一个方向驶向牛家村。

道路两旁依旧是人山人海,大家挥舞着彩带,抛撒着娇艳的花瓣,把迎亲大道装扮成了童话故事里的梦幻大道。

王小霜透过车窗看着窗外的美景,心情无比的激动,整个人被幸福感填满。

王小霜的身边坐着牛冬香,她忍不住感叹道:“这是二姐安排的,其他人之前还说她瞎折腾,现在看来,还是二姐懂得浪漫啊。”

王小霜听到这话忍不住提出了自己感到最好奇的一个问题:“四姐,这些花瓣是从哪里弄来的啊?”

牛小强之前也对花瓣的来历感到很好奇,现在虽然已经开春了,但需要等到三四月份才会春暖花开,过年的这几天气温跟冬天一样寒冷,除了腊梅等少数几种比较耐寒的花卉,其他花花草草基本都看不到影子。

牛冬香笑着解释道:“这些花瓣是二姐找熟人特地从彩云之南空运到凹山来的,然后她又带着几十号人忙活了一整天,小心翼翼的把一飞机的花朵的花瓣都给摘了下来,这样一来咱们才能看到眼前的美景。”

王小霜听得不由咋舌,一脸吃惊的接着问道:“这要花多少钱啊?”

牛冬香嘻嘻一笑,扭头看向了坐在另一侧的牛小强:“你老公这么有钱,你心疼个啥啊?对吧新郎官?”

牛小强丢给四姐一个白眼:“钱不钱的我都无所谓,主要是你们今天准备的这个猪八戒找媳妇的环节,这不是在瞎胡闹吗?未免也太低俗了吧?最过分的是你们四个也混在伴娘团里,万一我找错了人,或者摸索错了,那该咋办啊?!”

牛冬香不以为意的嘿嘿一笑:“我早就说过,这个环节是所有的伴娘一致投票表决的结果,大家集体赞成,因此无论发生了什么,大家都是可以接受的,即便是我们四个也不例外,既然我们都不介意,你又跟我们装什么清纯呢?”

牛小强被牛冬香说得哑口无言,谁都知道他在外面风花雪月,说起来牛小强确实是没有资格跟大家谈论原则和底线的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