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囡也不叫她了,柴玉香一年365天,也只能正月这几天能好好休息下,平常都得大清早爬起来干活,就让她好好地休息几天吧。

自个穿好了衣服,披散着头发去楼下找许金凤扎头发,但楼下冷冷清清的,大门也没开,许金凤和唐来福都没起来,唐小囡又去他们屋子找,床上叠得整整齐齐的,昨晚压根就没睡。

“爸爸,姆妈。”

唐小囡叫了几声,没人理会,唐爱华给叫醒了,他睡眼惺松地起了床,见唐小囡一个人在转悠,忙抱了起来,摸了摸她的脚丫子,嗔道:“袜子也不穿就乱走,冻感冒了要打针啊!”

“大哥,爸妈去哪了?”

唐小囡搂着唐爱华脖子问,扎头发这种高技术含量的事,她就不指望三个哥哥了,还不如她自个扎呢。

“不在屋子里睡觉?”

唐爱华疑惑地自言自语,抱着唐小囡去唐来福房间看,确实没人,柜子上的座钟敲了八下,是早上八点,平时这个时候许金凤早起来干一通活了,更何况大年初一许金凤和唐来福都会起个大早。

“可能在阿嬷那儿,去看看。”

唐爱华给唐小囡穿上袜子和棉鞋,梳好了头发,一手打伞一手抱着妹妹,去老屋那边找人,但只有张满月老两口和唐来金在,柴文浩一个人在院子里玩儿。

“阿嬷,姆妈去哪了?”

唐小囡远远地就叫了起来,张满月走过来摸了下她的手,有点冷,拿手给她捂了下,虽然老太太的手又粗又糙,可十分温暖,捂着特别暖和。

清纯美女甜心派mm内衣写真

“去卫生所了,你二婶要生弟弟了,这个时候还不回来,也不知道啥情况了。”

张满月边说边拿了烤火笼,从灶膛里撮出些红彤彤的炭火,将火笼里的灰铲掉一半,把烧红的炭火放进去,撮了几铲子,这才盖上草木灰,再盖上扎了很多小洞的盖了,把烤火笼递给唐小囡暖手。

唐小囡来到这儿后,才第一次见识到烤火笼,一般是铁制的,有个把手,比茶缸大一些,看着灰不溜秋地不起眼,可却是冬天必不可少的神器。

几铲子炭火能暖和好几个小时,一入冬天,在农村就随处可见拎着烤火笼的老太太们,特别是出太阳的时候,搬个藤椅去稻地上,火笼放在膝盖上,两手搭在把手上,热了就把火笼放在脚底下,身都暖融融的,比现代的热空调舒服多了。

抱着烤火笼烘了会儿,唐小囡就暖了,张满月给她梳头发,一如既往地粗暴,唐小囡的脑袋被扯得东晃西倒,头皮都扯得生疼,和许金凤如出一辙。

“阿嬷,我也要去看二婶。”

梳好了辫子,唐小囡巴巴地围着张满月转,她想去看自己解救下来的堂弟,来到这里后,她解救了两个弟弟,八斤现在很好,能吃能睡能拉,一天一个样儿,堂弟还不知道啥情况呢!

张满月在煮饺子,等会儿让唐来金去卫生所送饭,要不是今天大年初一,会有客人上门,她老早都忍不住去了。